全部文章重疾險

重疾險保費、保障內容將調整:甲狀腺癌或從重疾定義剔除

導讀

重疾經驗發生率表編制基本目標包括行業標準定義重疾病種的合計發生率表;核心重疾病種的單病種表;核心輕癥病種的合計發生率表;因重疾死亡比例表。

3月18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銀保監會已于近日下發《關于開展中國人身保險重大疾病經驗發生率表修訂工作有關事項的通知》。從最新的進展看,重疾定義修訂項目已經先行開展,其中是否將早期甲狀腺癌在重疾險中除外或列為輕癥責任,成為關注焦點。

2013年,原保監會組織全行業編制發布了《中國人身保險業重大疾病經驗發生率表(2006-2010)》,這套用于產品定價和責任準備金評估的重疾表,對促進重疾險近年來的快速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

但是,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醫療技術水平的不斷提高,以及人們消費需求的日益多元化,越來越多的重疾險在疾病發生后不終止,如多次給付重疾、身故恢復保額等,這滿足了消費者重疾保障的現實需求,但也給保險公司產品開發和定價造成了一定困擾,因此這套重疾經驗發生率表已不能有效滿足各方面的需要,亟須修訂。

甲狀腺癌或從重疾定義剔除

目前,作為重疾經驗發生率表修訂“孿生項目”的重疾定義修訂項目已經先行開展。重疾定義修訂項目總結重疾險當前問題,根據最新醫療實踐與相關數據,修改完善重疾定義,并已收集國壽股份、平安人壽、太保壽險、新華人壽、泰康人壽、太平人壽、人保壽險、人保健康、友邦保險共9家保險公司的數據。

考慮到重疾經驗發生率與重疾定義修訂工作的側重點不同,因此除上述9家公司外,其余保險公司均需參與重疾經驗發生率數據報送,包括所有一年期以上疾病保險產品,及其搭配銷售的人壽保險產品;所有百萬醫療保險產品(指報銷型、保障額度較高、含社保目錄外藥品保障的醫療保險)。

3月18日,一位保險公司精算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未來,重疾險涉及的重疾定義、分級標準將會變化。具體來說,主要看家族遺傳等情況,現在對保險公司經營困擾較大的是甲狀腺問題,所以主要涉及這一部分?!?/p>

對于頗受關注的甲狀腺癌問題,3月18日,明亞保險經紀資深業務總監李曉潔結合實際情況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稱:“經病理學檢查結果明確診斷,甲狀腺癌臨床診斷屬于世界衛生組織《疾病和有關健康問題的國際統計分類》(ICD-10)的惡性腫瘤范疇。早期甲狀腺癌的治療手術僅需花費1萬-2萬元,治療費用較低。香港地區重疾定義除外了早期甲狀腺癌,韓國、中國大陸都是甲狀腺癌理賠重災區?!?/p>

3月18日,深圳華博精算咨詢有限公司創始合伙人王曉波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當前行業重疾標準定義中,甲狀腺相關癌癥都屬于癌癥范圍,然而由于早期甲狀腺癌(T1N0M0級別)發病率較高,大幅拉高了癌癥的賠付水平,令保險公司苦不堪言。從發達國家和地區的情況看,由于早期甲狀腺癌治愈率較高,治療成本與其他重疾相比又較低,對客戶的賺錢能力影響較小,所以近年來紛紛將早期甲狀腺癌(T1N0M0級別)從重疾定義中拿掉,作為輕癥進行理賠,甚至早期前列腺癌(T1a/T1b級別)也進行了類似的處理?!?/p>

在具體操作方式上,王曉波認為:“我國行業重疾標準定義在修訂時,可以借鑒如上方式,將早期甲狀腺癌列為輕癥,將其他較為苛刻的重疾定義適當放松,在整體發生率上保持平穩,且僅適用于未來新業務,以避免損害消費者權益?!?/p>

對于消費者權益的影響,李曉潔坦言:“現在能夠按照重疾理賠當然是好事。如果以后將早期甲狀腺癌除外或列為輕癥責任,可以降低保險公司的理賠成本,也會為投保人帶去保費更低的實惠。關鍵要看降低多少保費,如果保費不降或降低較少,但卻除外了,對客戶就不劃算了。因此,應該辯證看待?!?/p>

18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保險公司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坦言:“隨著醫療技術的進步,將重疾定義進行修訂是合理、必要的,甲狀腺癌等檢出率高、治療費低的疾病已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重疾,這對其他客戶也是一種公平的體現,可以降低逆選擇風險。從目前市場環境看,如果將早期甲狀腺癌除外或列為輕癥責任,相應重疾險的保費也會有所降低?!?/p>

一位人身險公司產品部門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重新修訂重疾定義是為了重疾險更為規范,優化保障范圍解釋,減少理賠糾紛?!?/p>

“隨著重疾經驗發生率表修訂的完成,將為未來重疾險的開發提供更為科學的支持。重疾經驗發生率表越科學、越合理,對于保障消費者權益越有好處?!蓖鯐圆◤娬{。

多次給付精確定價積累數據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重疾經驗發生率表編制基本目標包括行業標準定義重疾病種的合計發生率表;核心重疾病種的單病種表;核心輕癥病種的合計發生率表;因重疾死亡比例表。

對于上述四個項目成為重疾經驗發生率表編制基本目標的原因,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朱俊生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解釋稱:“這些數據是重疾險定價和保險公司準備金提取最重要的參考指標?!?/p>

不僅是這些基本目標,重疾經驗發生率表修訂還有擴展任務。目前,越來越多的重疾險在疾病發生后不終止,如多次給付重疾、身故恢復保額等,準確評估多次給付重疾、身故恢復保額等這類責任的風險,需要編制疾病生存率表;重疾和輕癥多次給付產品越來越多,第二、三次重疾或輕癥的發生率估計對保險公司未來的經營情況有較大影響,在經驗數據允許的前提下,進行多次重疾發生率研究,可以提供參考依據。

王曉波認為,多次給付重疾的出現與客戶重疾保障需求是相匹配的,隨著醫學技術的發展,罹患重疾不再是“世界末日”,治愈的人越來越多,但這些人群再次罹患重疾的可能性仍存在,且發生概率會大幅提高,再想要投保重疾險難度較大,所以多次給付重疾比較符合客戶需要,特別是45歲以下客戶。然而,由于缺少罹患重疾后再次發生重疾的經驗數據,給保險公司產品開發和定價造成了一定的困擾,甚至再保公司的數據也不充足,這就需要各家保險公司先行先試,逐步積累數據,為未來精確定價奠定基礎。

復旦大學風險管理與保險系主任許閑對此表示認同。3月18日,許閑對記者表示:“重疾險逐漸多樣化,其中一個表現便是出現了多次給付重癥、身故恢復保額、輕癥多次給付等產品,這豐富了市場的產品形態?!?/p>

“但同時,這也給消費者權益保護帶來挑戰。例如,保險公司對重癥、中癥和輕癥的劃分缺乏統一、科學的標準,尤其對多次給付可能存在精算數據不足等問題,保險公司在多次給付重疾險上的疾病分類標準采用等,容易造成定價或產品設計上的瑕疵。消費者面對復雜保險產品缺乏必要的保險知識,很難甄選出適合自己的產品?!痹S閑說。

此外,重疾經驗發生率表修訂的擴展任務還包括對行業標準定義修訂前后重疾/輕癥的發生率變化進行比較研究,提供發生率變化參考水平;基于經驗分析結果,考慮是否分地區、渠道、產品類型(定期或終身,提前給付或額外給付)、吸煙與非吸煙人群等不同維度,進行細分編表的可行性及必要性研究;對國際市場重疾產品發展、定義修訂、醫療環境及發生率變化情況進行對標研究。

王曉波指出:“在編制重疾經驗發生率表時,顆粒度細化到什么程度,一方面與經驗數據的多少有關,只有在每一個細分維度有充足的經驗數據才可實現;另一方面與行業引導和保險公司目標市場有關?!?/p>

舉例來看,A保險公司的重疾費率表區分吸煙和非吸煙人群,假設吸煙人士普遍比非吸煙人士價格高出20%;B保險公司不區分吸煙和非吸煙,費率介于A保險公司吸煙和非吸煙費率表之間;在理性人假設下,吸煙人士偏好于在B保險公司投保,非吸煙人士偏好于在A保險公司投保。最終,A保險公司的重疾客戶以非吸煙人士為主,B保險公司的重疾客戶以吸煙人士為主。

朱俊生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強調:“在技術條件允許的情況下,這些精算數據越細化越好。對于消費者而言,保費定價強調公平性原則,即所付出的保費與轉嫁的風險之間需要基本平衡,否則會出現交叉補貼的情況,包括不同地區投保人、不同狀況投保人之間的交叉補貼。隨著保險業精細化的發展,保險產品的定價將更加公允,這對保險公司和消費者是一種雙贏?!?/p>

著眼未來,王曉波認為,“保險行業整體還是要鼓勵創新,但創新不是拼命壓低再保費率,或者保險公司自行承擔保險風險,而是要找到與目標客戶需求匹配的創新點。此外,還可以在產品之外創新,如健康生活方式人群增保額或降保費,與外部醫療機構或制藥廠合作開展慢性病管理,將財富指數或健康生活態度納入核保規則考慮范疇等。此外,保險公司更要防范重疾險的保險風險?!?/p>


圖片和文章取自網絡,如有版權問題請聯系小雨傘

a级一片男女牲交